大家都在看

主页 > N恵生活 >别人盘中的餐点,看起来总是比较好吃? >

别人盘中的餐点,看起来总是比较好吃?

2020-06-19 来源:http://www.vns99567.com 230

别人盘中的餐点,看起来总是比较好吃?

以我的好朋友丹尼尔为例,他有个好玩又可爱的怪癖:每次我们约出去用餐,他虽然会随机从菜单上为自己点上一道美食,可是只要他看到我点的菜上桌(前提当然是我点和他不一样的餐点),他就往我桌上的食物看,然后马上对他自己点的菜色感到不满意。他可能会说:「你点的看起来好像比较好吃」、「哎呀!如果刚才我能等你先点完,再做决定就好了……」。

噢,最好别这样!因为无论选择结果如何,丹尼尔对自己的决定感到不满的情况都不会有所改变。这个怪僻和忌妒别人得到的食物并没有多大关係,比较有关连的反而是另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心理现象,而且这种现象无论是外出用餐、逛街或任何休闲活动都能观察到。有时候,我们即便做了万全的準备、充分蒐集资料,或对于要选择的事物已经很有概念,依旧常在做出决定后感到不满意,突然觉得别的选项变得很有吸引力,然后用很多问号自问:「哎呀!怎幺就没注意到它呢!」

无论大、小、重要的或寻常的决定,常在我们做出决定后立刻失去曾经吸引我们的光彩,这时候反观其他选项就像被放到虚构的高台上一样亮眼。虽然我们(尤其是男性)在成功做出决策后,精神上马上会受到幸福荷尔蒙的奖励,但我们的大脑仍然不时和我们恶作剧,它会释放出血清素混和物(Serotonin-Mix)让我们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。

于是,我们开始观察「现在」的状态,即使我们可以为当初的选择提出很多理由,原本也可以感到满足,现在却出现越来越多批评。脑子里开始出现一个不断打转的小轮子,并且想像出一个彻头彻尾、乃至所有相关细节尽皆完美的「应当如此」状态(Soll-Zustand)。那幺完美的状态是我们已经做出的决定无法达到的境界,于是两相比较,我们认为自己做了蠢事,因为这时我们才注意到,原来我们已经决定的事,实际上还有那幺多没注意到的细节与瑕疵。

比如就丹尼尔看来,摆在他眼前的固然是美味的菲力肉排,但是我盘子里的鱼排做为晚餐,显然是比较清淡、热量也比较少的选择。接着再看到配菜,丹尼尔又寻思:为什幺自己盘里的配菜是油腻的炸薯条,而不是沙拉,或至少来几片蔬菜?当初他在决定点肉排时,脑子里浮现的是鲜嫩多汁的有机肉块,让他口水直流,可是现在眼前一整盘食物都让他的内心蒙上了有害健康的阴影。

尤其令人讨厌的是,即便经由劝说或理性的解释也几乎无法改变这种感受。现在我们既无法改变已经做出决定的事实,也注意到做出的选择有瑕疵,于是就像英文说的:你无法视而不见(You cannot unsee)。从此,所有的思考都绕着那些不好的点,让我们无法再以之前那样的眼光,看待我们已经做出的(好)决定。

这类型的比较容易令人觉得事事窒碍难行,因为有什幺比得上这些经过反覆琢磨的理想化概念更完美呢?此外,因为这种比较本身就建立在错误的认知上,而这类错误认知又特别容易在我们已经确定选择某个选项后出现,以至于使我们根本就忘记那些被淘汰的选项原有的缺点。

这时我们脑子里就像装了开关,那些刚做过的评估,以及让我们做出最后决定的原因,一瞬间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蹤,只剩下那些提醒我们「当初如果做不同的决定就好了」的记忆。

这种现象的背后,其实是经常用来形容现今世代焦虑的「错失恐惧症」(the fear of missing out),或简称 FOMO。

这种世代焦虑的主要特质会出现在例如智慧手机的使用上,有些人会不停滑手机,只为了随时追蹤他人的最新动态,而那些人可能是朋友、认识的人,或甚至其他只是经由社群网络成为联络人的人。

当我们查看脸书、推特等这类社交平台的动态时报,「错失恐惧症」的焦虑感还会持续攀升,因为我们会意识到当下别人在做什幺,而我们没有、或是没能拥有什幺。例如,别人正在享受那些玩乐?是不是别人的餐点更好、聚会更精采、度假行程更刺激?这种不满足感一旦降临就不会快速消散,于是我们的情绪受到影响,整天都觉得心情不好。这样简直太愚蠢了!

别让这些掠过脑子的想法得逞了。您可以随时回到当下,并且用以下几个方法阻绝这些影响。

已经做出的选择虽然有缺点,而且这些缺点已经不再能视而不见,但可以尝试唤起记忆,让自己回想起其他选项也并非完全没问题。当初没选择的选项,就不要再放到潜意识筑起的高台上,更不要时时关注它。您可以把当初放弃的选项纯粹当做思考练习的对象,有意识地思考这些选项的问题。如果遇上特别难解的情况,甚至也可以列表写下这些选项的缺点。如此便可以了解到,看似完美的解答事实上根本不存在,这时我们就能够与自己做出的选择和解了。

基本上,我们都该庆幸自己还有其他选项可以选择。正因为这些选项各有不同的优点吸引着我们,我们才能有所选择。所以对于那些最终无法说服我们的选项,何妨接受它们原来的样子。不过也是因为这样的认知如此简单,才让我们事后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感到不满。

专注在您做出的选择上,看到它的优点点、享受它带来的好处,并且和朋友或家人分享这个决定带来的成果。因为在您向他人讲述的过程中,不只是说给自己听,还能得到他人的正面回应,如此便能消除疑虑。

然而,更聪明的作法是与其事后在不满和怀疑中挣扎,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这些不满和怀疑扩大。关于这部分也有两个技巧。

在商贸领域,这个心理作用已经应用多时,一方面是为了让顾客容易做决定,另方面也为了让顾客在做出决定后长期感到满意。专业术语称此为「退/换货权益」

简单来说,这是在购买后固定时间内,您有权取消已经做出的选择。当然,这幺做的目的并不是希望消费者真正行使这项权利,而是,当店家给予消费者退/换货的权利时,如果能够起到心理上的安慰效果,或是传达「只要我想,我还可以……」的感受就够了。

容易产生疑虑的人特别容易受到这个技巧的诱惑,不过只要他们还没有掉进陷阱,并且不在每次做出决定后都想反悔,就不会有多大问题。否则,这个心理作用会往反方向发展,因为它会让人变得几乎没有决断能力。

对于自己做出的决定,如果我们经常提出批评,久而久之容易影响到我们对它的满意度。因为相信自己容易做出错误决策的人,就容易在自己的选择中看到缺陷,因而产生一种自我预言的效果。如果能反过来做,就会是正确的作法。因此,请减少对自己的批评,并且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出更好的选择。

一九七四年,乔治.华盛顿大学教授杰瑞.哈维(Jerry Harvey)和妻子与岳父母去了一趟故乡附近的艾比林市,事后证实,那趟行程并非是正确的决定。该次的行程最初是建立在「其他人都希望生活有点变化」的基础上,然而所有人其实都希望留在家里。

怎幺会发生这种事?

具体而言,所有人都同意那趟旅行,是因为同意的人假定其他人也会同样赞成那项提议。换句话说,有些决定虽然让人觉得是建立在所有参与者都同意的基础上,事实上却可能只是出于错误认知。惟有当参与者彼此之间坦诚沟通时,才能知道原来别人不见得认同这项决定,因为保持沉默经常被误认为赞同。

这个心理作用常被称为「艾比林矛盾」(Abilene Paradoxon)或「投射偏差」(Projection Bias,另请参照本书第十三章)。幸运的是,以下两个简单的方法,就可以协助我们克服这种现象:

一、诚实地说出您的想法

进行集体决策时,这种方式最有效,同时也给他人同样诚实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。虽然有时可能要说服别人,但这样做通常能得到较好的结果。

二、请教别人的意见

当您打破沉默、表达自己的意见,许多人会因此得到鼓励,更愿意诚实地说自自己的想法,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免许多误会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