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在看

主页 > P好生活 >从香港伞运5週年 看反送中如何走向终局之战 >

从香港伞运5週年 看反送中如何走向终局之战

2020-06-17 来源:http://www.vns99567.com 806
(中央社
当天傍晚,87颗催泪弹画过天际,民众拿起随身的雨伞顽强抵抗,揭开了举世震惊的「雨伞运动」序幕。
79天后,警方在同个地点拘捕了最后一批示威者,伞运落幕,留下了失落、悔恨和被撕裂的公民社会。
今年夏天,港人再上街头,当年的经验成为前车之鉴,战术一一修正:为了避免社运领袖被秋后算帐,运动至今仍保持「无大台」;为了避免内讧重现,不同路线间贯彻「不割蓆」、「兄弟爬山,各有各做」的理念;面对以拖待变的港府和武力升级的警方,示威者不再坚持「和理非」,甚至一定程度地拥抱「勇武」。
而这5年来,示威者对港府的信任度也不断下降。
伞运过后,许多年轻的社运领袖尝试透过参选进到体制内,但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中,先是有梁天琦等5名本土派人士,被选举主任以支持港独和不拥护「基本法」为由裁定提名无效;选后,又陆续有6名民主派议员因就职宣誓的风波而被DQ(disqualified),取消议员资格。
体制外的抗争无效,体制内的参政也被禁止,眼看一项项争议法案在立法会通过却无能为力,香港社运陷入了低潮,让示威者不再信任港府,甚至根本性地质疑「一国两制」。
今年的「反送中」运动,示威者与政府的信任危机便展露无遗。
首先,面对一触即发的政治危机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6月和7月分别用「暂缓」和「寿终正寝」来表达不会续推逃犯条例修订,但却不为示威者所接受;即便到了9月宣布将在立法会中动议「撤回修例」,依然有人怀疑港府会在动议过程中,强渡关山,通过法案。
其次,早在7月初,林郑月娥就曾邀集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对话,却遭到拒绝。
当时,网上流传一张照片显示,5年前伞运时,担任政务司长的林郑月娥率港府官员和5名学生代表对话,但当年的「学联五子」中,最后有4人被起诉入狱,因此反送中质疑林郑提议对话是「不安好心」。
过去的种种经验,让示威者和港府难以再建立任何沟通。
此外,今年有不少的示威者,是抱着「终局之战」(End Game)的想法上街。
正如7月1日在立法会中取下口罩的示威者梁继平所说,香港要是再输,「整个公民社会有10年不得翻身,一沉百踩」。
伞运过后,北京不断收紧对香港的管治,示威者担心若这次抗争失败,未来将更加严峻。
在他们眼中,政权与社会的关係是「零和游戏」,只有全赢,或是全输,没有妥协的空间。
因此,对内强调「五大诉求,缺一不可」;对外呼吁国际社会对北京和港府施压,为的就是逼政权就範。
但在北京的眼中,「反送中」恰恰坐实了港独与境外势力的合流,在这种情况下,更无放宽普选方案的理由。
缺乏互信又无法妥协的政权和示威者,犹如两列高速行驶的火车对向而来。
与其说示威者试图「揽炒」(玉石俱焚),不如说,他们已看到这样的结局难以避免。
过去的互动经验,造就了今天的困局,香港的「自由之夏」恐怕短期内不会结束。
而正如毛泽东所说:「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」北京应该思考如何赢回这一代香港人的信任,否则类似的困局,将一再重演。
(编辑:杨昇儒)1080928


上一篇: 下一篇: